小瑶倾国倾城

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流氓作者

【麦雷ML】Pink Martini(一发完)

Pink Martini
◆Mycroft Holmes/Greg Lestrade
特别ooc预警
◆脱衣舞娘Greg预警
◆On weenkends she is your honey,then comes Monday,and that'll be "Sir" to you




----------------------------------------------


     Pink Martini



  Anthea本来以为能够早点下班的,鉴于今天中东形势非常好,各处暗线没有递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情报,内阁的大臣们也罕见的没有做出蠢事。可她现在却站在脱衣舞俱乐部房间门口,等着她的长官处理一些“个人事务”。


  拜拜SPA,拜拜按摩,拜拜性生活。


  这是她这个月第四次站在这家私人俱乐部门口,等候着长官结束他对那位脱衣舞娘的欣赏。Anthea第一次认为她的长官是一位正常的、有欲望的中年男人,而不是一套冷冰冰的人工智能系统。


  不,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一种干净的、官方默许的提供给长官发泄的途径。毫无准备不是他们的做事风格,对于这种情况他们有一个长长的名单。显然这个脱衣舞俱乐部并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它甚至都不在排查单子上。

  

  她的工作不允许她拥有私人感情,她的时间和生命都献给了英格兰,英格兰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予她回报。


  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幻想过自己能够拥有浪漫爱情和美满家庭,可现在她更希望每天能多拥有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能让她离那些举着雪莉酒自以为能刺探MI6封锁消息的政客远一点,她已经厌倦了“躺下来想想英格兰”这种低俗又无趣的政治笑话。


  作为一个合格的私人贴身秘书,Anthea深知在老板枉顾安全与权限的情况下,坚持流连在伦敦的“白点地区”时,她应该做些什么事。因此她的包里除了日常的必备用品外,还装了两盒安全套和一罐润滑油。


  是的,都是老板的尺寸和偏好。


  可惜老板一次都没有用过,为他哀悼。


  Anthea有时候也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脱衣舞娘,吸引得老板不顾安全一次又一次的来到这个小小的脱衣舞俱乐部。


  事实上,Mycroft Holmes先生纡尊屈贵的登门造访,并不是为了他的欲望或者任何意义上的性偏好,更不是因为脱衣舞娘有多么的附和他的品味。

  

  因为他有求于“她”。


  两千年前,罗马人建立了伦敦。自那时候起,这个城市就以她独有的姿态包容着每个人。八百万伦敦人享受着她的滋养,泰晤士河的河水沟通了每个人种族、宗教和文化之前的鸿沟。


  至今,伦敦已经是全世界最具多元文化的城市。


  这也是Greg Lestrade警官远离家乡,来到这里的原因。


  他喜欢警察这份工作,喜欢这里办公室略带紧绷的气氛,喜欢这里茶水间飘来的奇奇怪怪饮品的味道,喜欢在城市里仿佛寻宝似的盘查,喜欢公平,喜欢正义,更喜欢被人需要。


  外乡来的小伙子花了近十年,爬上了新苏格兰场探长的位子。他现在已经不年轻了,笑起来眼角会有几道皱褶,茂密黑亮的头发也被岁月染上了银色。他就像伦敦所有普通的探长一样,面临着身材走形、体力下降的危机。


  可他又和其他探长不一样。


  Greg Lestrade探长有个小秘密。


  他知道为什么伦敦城里最负盛名的脱衣舞女郎Gabrielle女士只在周五晚上表演。


  因为游戏人间的唐璜工作日还要赶着抓贼呢。


  Greg Lestrade探长也曾惊奇于自己能成为被人一掷千金、唯求一亲芳泽的夜场皇后。可渐长的年纪又让他放弃了对此追根究底的想法。他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性癖好,也不能被盖棺定论为异装癖,他乔装扮成脱衣舞娘只是给自己平庸忙碌的生活找个乐子。他不认为自己心理出现了问题,厌恶看起来了解一切心理医生,生活的苦难不是和每小时一百英镑的医生聊聊天就能度过的。肩上有两个巴斯星章的Greg Lestrade督察先生太明白这个道理了。


  肯辛顿公园发生了一起命案。Greg Lestrade探长赶到的时候,事发现场已经被辅警保护起来,他看到法医处的Anderson在检查受害者的遗体,打算不去打扰忙碌工作的法医,自己先去找报警的人谈谈。刚刚走开没几步,就见辅警抓着一个卷发年轻人往外赶。这个人高瘦,穿着不合时宜的修身外套,一头卷发神气活现,嘴里还不挺的叫嚣:“你们这群没有脑子的蠢材,去找他的邻居!!他不是意外溺水,是被人推下去的!再不去真正的凶手就要跑了!”Greg拦下辅警,和那个状似癫狂年轻人说了两句话。年轻人看着他,一脸“只有你还有点智商”的表情,Greg现在百分之百认定他是磕了药。Greg派人将他关回局里,又找了两个警佐去按照年轻人的思路调查。


  警方的效率有时是很慢的。他们确定了被害者的身份,也正如那个磕了药的年轻人所说,凶手是被害者的邻居。可当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去逮捕的时候,隔壁早已人去楼空。最终,他们只能将凶手录入苏格兰场的犯罪数据库,期待日益完善的监控和人脸识别系统能早日抓到真凶。


  案子办得太憋屈了。Greg的脑子里时不时冒出来一小截线头,纠缠下去总能牵扯出一大段的负面情绪。他有时会忽然想起那个被轰出警局的年轻人,好奇于磕了药的脑子怎么看出案件端倪,又很快放弃这种钻牛角尖式的想法。他还要满怀愧疚的去向受害者的家属登门致歉,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误。


  他的责任与义务常常混为一谈,他的职业也在这方面推波助澜。


  好像不管他之前有多少次解决了案子,不管他之前多少次以身犯险去逮捕凶手,但凡有一次失手,他就会变成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可他面对着受害者家属愤恨的指责和无助的泪水,茫然地不知道该将责任归咎于谁。


  每次遇到这种情况,Greg Lestrade探长总是不能乐观起来。他似乎生来就有悲天悯人的天性,过于敏感和洞察人心,固执的坚强和脆弱融为一体,却又被纯良宽厚的外表所掩盖。中学时候的保健课老师不止一次的建议他找个发泄的途径,甚至要求他找个心理医生。他抵触将心事剖白给不相关的人,否决了老师的建议。


  我现在过得也很棒啊,Greg Lestrade想。我有热爱的工作,有谈得来的朋友,甚至还有了一个有趣的小小爱好。

 

  Gabrielle女士不得不为了他的工作做出一点牺牲,只能在没有案子的每周五晚上出去找点乐子。不过,意料之外的是欲擒故纵也是这位女士的拿手好戏,她甚至靠这一点吊到了一个穿定制三件套的高级官员。

  

  下城区的俱乐部里充斥着各种交易,脱衣舞娘Gabrielle女士,或者说Greg Lestrade探长,只在今晚和它们共生。


  从不外出过夜、从不进行非必要的肢体接触、从不与客户发生性关系是Gabrielle女士的原则,也是Greg给自己定下的底线。他蛰伏在这里,像一只在黑暗中张网等待的蜘蛛。


  这是这个月第四次见到“三件套”先生。他是多么引人注目啊,和拥挤的人群格格不入。没有放纵地微笑,没有肆意打量的眼神,他出现在这里,仿佛是参加什么上层人士才能出席的酒会,只是手上那杯劣质的粉红马提尼出卖了他。Greg想到这里,露出了一个有点报复性的笑容。


  哦,这可不太好。一会儿还要单独给他表演呢,要注意神态,Greg暗自提点自己。

  

  Gabrielle女士在这里太受欢迎了,她的出现让现场骚动,热烈的气氛被带入下一个巅峰。每个人都希望她能看到自己。现在这里拥挤的像是小时候玩的沙丁鱼游戏,大家都躲在同一个衣柜里逃避现实世界的种种不如意。


  “三件套”先生看起来可真奇怪,Greg伸手调整了下滑的肩带。他不和任何人交谈,独自占据一楼角落里最好的视野,不过分狂热,也不过分安静,没有人注意到他,看起来就像要消失在人群当中。


  那为什么还要安排单独表演?


  Greg因为吵闹的音乐和刺激的酒精放弃了思考,他现在是万众瞩目的脱衣舞娘Gabrielle女士,不是苏格兰场的Greg Lestrade探长。Gabrielle有权利不去处理警官才需要去思考的问题。


  推卸责任是多么让人快乐的一件事,至少Gabrielle今晚很快乐。至于Greg Lestrade,可以等到他周一打卡上班,再去拾起来那些包袱和义务。


  包厢里充斥着一股廉价香烟和酒精的味道。Gabrielle恶劣地猜测这会让“三件套”先生的呼吸道很不好过。

  

  出乎她意料的是,“三件套”先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甚至比在嘈杂的大厅里更加如鱼得水。他依旧拿着那杯不符合他品味的劣质粉红马提尼,翘起长腿坐在单人沙发上,等待只属于他的节目。


  Gabrielle女士扯了扯她棕色的假发,一步一步向单人沙发走去。


  包厢里昏暗的灯光掩去了原本僵硬的线条,煽情的音乐将气氛烘托的恰到好处,Gabrielle是不负盛名的性感撩人。

  

  她甩掉脚上的高跟鞋,穿着吊带丝袜踩在地毯上,脱掉右手的黑色丝绸手套,将其扔到地上,中指蘸了蘸嘴唇上复古的红色,一路滑下去,用力抹在自己的锁骨处。那里原本有一颗不甚起眼的小痣,被口红蹭了之后反而更加明显。一侧的黑色内衣肩带可能尺寸偏大,总是时不时的脱落到手臂上,呈现出一种不对称的和谐。她弯下身子,去解开左腿丝袜的吊带扣,但似乎系得过紧,扣子解开时,左腿上出现了一圈吊带扣箍出来的红痕。Gabrielle跪坐在沙发边,抬起左腿将丝袜往下卷。黑色丝袜褪尽,露出来的是光滑白皙的皮肤。可能是解开扣子的时间很短,靠近左腿大腿根部依然还有丝袜的吊带扣带来的痕迹。她的右腿和“三件套”先生的腿纠缠在一起,从吊带丝袜中裸露出来的一小片皮肤接触到西装裤布料,冰冰凉凉地很是舒适。她拿起桌子上的巧克力塞进嘴里,巧克力很快便融化了,只剩下一点苦意。嘴角有泛出来的巧克力,她也不甚在意的举起“三件套”先生干净的右手手背擦掉了。用力过猛导致嘴上的口红颜色也被擦掉,仿佛是她意料之中的事。嘴唇呈现出闪亮的光泽,脸颊一侧还有残存的红色,像是被人用力亲吻过。


  Gabrielle直起身子,视线和“三件套”先生齐平,看到他眼里都是拥挤和读不懂的情绪。


  从来没有人不为她倾倒,伦敦最优秀脱衣舞娘Gabrielle女士的自尊和好胜心被挑逗了。


  她翻身坐到了“三件套”先生的腿上,全然忘记了自己定下的从不进行非必要肢体接触的原则。拿掉对方手里的马提尼,脱掉了丝绸手套的右手解开合身的西装马甲,把条纹领带勾在手里胡乱的绕来绕去,用棕色的波浪假发蹭着对方的脖颈,她现在整个人都趴在“三件套”先生的身上了。


  Gabrielle好像还嫌不够一样,凑到对方耳边压低声线、呵着气问他的名字。


  “Holmes,”他顿了一下,似乎再考虑要不要留下自己的真名,“Mycroft Holmes.”


  “好的,Holmes先生,”Gabrielle决定舍弃掉那个“三件套”的外号,“有什么是我能为您效劳的么?”


  交换了名字的客人突然将Gabrielle抱起来,她只能来得及勾住对方的脖子就被调换了位子。单人沙发实在不够宽裕,她被压在椅背上不能动弹,两边扶手禁锢着像一个未完成的拥抱。


  Mycroft的左手抵在墙上,撑着自己的上半身,好让自己维持着一个对舞娘不那么失礼的姿势,虽然包间里的气氛依被闪烁的灯光和煽情的音乐烘托的依旧非常情色。他的小腿和舞娘的小腿交缠在一起,没有被黑色吊带丝袜包裹起来的皮肤直接贴上了剪裁合体的银灰色西装裤,Mycroft忽然想起那一小截裸露出来的皮肤被日本人称为“绝对领域”。他们的脸凑得很近,绝对已经超过了人际交往的安全距离,Mycroft礼貌的不去注视舞娘的眼睛,而是侧过头,让自己的视线落在对方裸露的颈部。他的呼吸无法抑制的变得灼热,扑在对方的肩胛部分,那里有一个弹孔痊愈的痕迹。可能是因为新生的皮肤比较敏感,他的气息扑在那里,伤痕附近便泛起小片颗粒,退了又起。他的右手被舞娘握在手里,指节卡着指节,十指紧扣的按在对方心口,感受舞娘的心脏因为刚刚激烈的运动而跳跃。


  Mycroft的右手挣脱了脱衣舞娘的心跳,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背上依然还有刚刚被蹭上的口红与巧克力,红色和棕色混在一起,呈现出奇异的效果。


  Gabrielle在心里为自己小小的欢呼,仿佛征服这个正经端庄的男人是对她多么大的奖赏。脸上泛起不同于往常的、真实的笑容,刻意清清嗓子,“那么Mycroft Holmes先生,”她压低声音喊他的名字,“有什么是我能为您效劳的么?”


  Mycroft直起身,后退了一小步整理被她勾乱的马甲和领带,过了一会儿慢条斯理的开口:“说效劳有些严重了,更准确的说,是在下有求于您。听说贵警司最近赶走了一个自命不凡的怪胎,Greg Lestrade探长?”


  Gabrielle,不,Greg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


  Anthea终于在周五晚上11点之前等来了她满身香水和劣质酒精气味的老板,虽然这并不能给她带来额外的休息时间,也令她感到十分雀跃。


  护送长官回家的路上,Anthea调开广播,一首欢快跳脱的美国蓝调《Bitty Boppy Betty》


  Bitty, Boppy Betty, boo-boo

  比蒂还是贝蒂,嘘嘘,

  On weekends she's your honey

  在周末她是你的情人,

  Then comes Monday

  然后到了周一,

  And that'll be "Sir" to you

  他就成了你的阁下。 


  原本在后座闭目养神的Mycroft睁开眼,摩挲着右手手背上的红棕色痕迹,看了Anthea一眼。


  Anthea微微挑下眉毛,不甚真诚地开口:“Sorry, sir.”





安姐:皮这一下很开心



END


----------------------------------------------------



几个小彩蛋和没有标明的设定:


1 文中提到的苏格兰场的犯罪数据库,官方称谓是Home Office Large Major Enquiry System,是的你没看错,缩写是HOLMES,用来纪念小说中的大侦探Sherlock Holmes.


2 Greg不是异装癖,扮成脱衣舞娘主要是为了逃避现实情绪,但确实有心理问题,因为不愿意面对,所以才从家乡逃到伦敦。

以及,脱衣舞娘Greg长这样: 

他的服装长这样:


3 Mycroft在俱乐部一楼表现出的格格不入是因为他的职业病发作,占据了相对来说最安全、视野最好的地方;而Greg对他产生兴趣,也是因为他的警察职业病发作


4 Lestrade探长的职位是Inspector督察,他的简章上有两个巴斯星章,长这样:


5 Pink Martini是本文灵感来源歌曲乐队的名字,向他们致敬


6 Mycroft去看他跳舞是为了要给弟弟找个比较好控制的探长,这是第一次要求近距离表演,因为他决定和Greg合作,Mycroft从头到尾都知道Greg是谁,也知道他的工作职位,想想这是你雷的羞耻play


7 Mycroft有洁癖,但他从俱乐部出来之后并没有洗掉右手上Greg蹭过的口红和巧克力


8 我觉得Greg以后根本没办法面对他们两兄弟





















评论 ( 7 )
热度 ( 93 )

© 小瑶倾国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