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瑶倾国倾城

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流氓作者

苏靖之我见

苏靖之我见


琅琊榜已经刷完一段时间啦,静下心来写一写苏靖cp.


先谈林殊和梅长苏。


  林殊,是赤焰军主帅林燮与当朝晋阳公主之子,世家子弟,与皇长子祁王萧景禹私交甚笃,与皇七子萧景琰青梅竹马,与云南侯府郡主穆霓凰许过婚约,太皇太后十分喜爱的外孙,身份尊贵。林殊是当代文学泰斗黎崇老先生的得意门生,兵法师从其父,十三岁上战场,被称为林少帅,可谓文韬武略无一不足。按照原著来说,他是“金陵城最明亮耀眼的少年”。


  梅长苏,是江湖第一大帮江左盟的盟主,主宰江湖事物,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的好友,是“得之可得天下”的琅琊榜首,是身体病弱才智无双的翩翩公子。


  其实,分开来说的话,林殊可能最为讨厌的就是梅长苏这样的诡谲谋士,但他不曾想到,有朝一日,曾经最为明亮耀眼的意气少年林殊,会活成梅长苏的样子。


  我之前非常不能理解梅长苏即使在众人都已知晓他身份的情况下,依然瞒着萧景琰自己就是林殊的事实。


  梅长苏说,他怕景琰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后会更加顾及他而使夺嫡之路束手束脚,所以一定要瞒着景琰,不告诉他,他萧景琰等了多年的青梅竹马林殊没有死,他从地狱里爬回来了。为了大局考虑,这是梅长苏的借口。我开始十分怨恨,怨恨他把秘密告诉了所有人,唯独没有告诉最伤心的景琰,我就想,景琰这条夺嫡之路走的该是多么艰辛,他想了这么多年的那个人就在他身边,但是却死死的瞒着他,当尘埃落定后,一切全都被揭开,他的心里会不会觉得酸涩,会不会曾经有一瞬,觉得心中苦闷。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心疼。


  可我这样想的时候,却忘了梅长苏历尽千难万难险从阴暗地狱里爬回人间,走了十几年才走会他梦里的金陵城。可这一次,他不再是太皇太后疼爱的外孙,不再是萧景琰的知己,他是梅长苏,他是身上背负着七万赤焰无辜忠骨的活死人,他是背负着为林家清誉陈冤洗雪的诉状人,他是背负着为少年时最敬仰的兄长枉死的未亡人。如此沉重的枷锁比身体的苦痛让他更加沉默,唯有沉默,才能不去解释这些不能宣之于口的诉求。


  于是,他就把这件事实瞒下来,不告诉任何人,尤其是景琰。虽然后来,其他人知晓了他的身份,但那些人都不是景琰啊。我想,在梅长苏心里,他是自卑的。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林殊一直被他压抑在心里最深的角落,他不能把林殊放出来,因为林殊是最洒脱最逍遥的人,他不敢让林殊知道梅长苏,于是就连自己也瞒着。时间长了,他以为心里的那个林殊死了,他就不再是萧景琰的少年知己,而只是他的一个谋士。他们二人之间,只有君臣之别,没有朋友之交。有一段时间,可能梅长苏自己也相信了。


  最后,当金殿之上,梅长苏被质问是不是林殊的时候,我想,他其实觉得自己不是他吧,所以理直气壮的说了那些话。


  当景琰一次又一次的与真相擦肩而过,他心里在想什么?是有忐忑不安的吧,是有欣喜若狂的吧,是有不顾一切想告诉他的冲动的吧,可是他忍住了。其实,他比任何人都难过啊,不是身体的病痛,而是心灵的煎熬。


  景琰终究是知道了,我不去问他们二人心里在想什么,景琰送珍珠时眼中的眼泪与笑意,梅长苏那个未完成的拥抱,还不足以说明一切么?


  太子监国,不能亲征。梅长苏撒谎说自己的身体已无大碍,可以替他去金戈铁马的时候,他又在想什么呢?我想,对于梅长苏,他本身就是厌恶的吧,所以想要在最后做回那个征战四方、开疆拓土的赤焰军少帅林殊。最后一次和景琰谈话,竟然是在骗他,这样的愧疚是不是铺满了他的整个心房?可是诱惑太大了,他可以做回林殊了啊!那是金陵城里最意气风发,最活泼跳脱,最青葱飞扬的林殊啊!那是他在阴诡的地狱里渴望多年的梦啊!他怎么可能抑制住自己。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来那个少年人的血依然滚烫。


  梅长苏和林殊,两个名字,却是一个人。这个人他神采飞扬,他赤子之心。


再说萧景琰。


  他是梁帝萧选的七子,他是皇长子祁王殿下最宠爱的幼弟,他是皇帝儿子之中最为倔强的孩子,他是征战四方却从未得到嘉奖的不受宠的皇子。


  十九岁那年,他受派去东海练兵,回金陵之后得到自己最仰慕的皇长兄与挚交好友林殊家联合谋逆的消息。他不相信。他不相信他如兄似父的皇长兄会起兵造反,他不相信忠君爱国的赤焰军会谋逆夺权。他去找皇帝理论,可以他与祁王与林家的关系,没有被诛连已是万幸,更惶论直接顶撞正值怒火的皇帝。


  他是不懂么?


  不是。以他的性格,他不相信的就不会承认。他就这样在寒冷的冬日里坚守了十二年。


  直到那个人走到金陵城。


  萧景琰问他,是想选太子,还是想选誉王。其实他并不是真的想要一个答案,他只是看到一个他与曾经的林殊都最厌恶的人,所以想要使他难堪罢了。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答案。


  他笑,笑声中充满了自我嘲讽。可那个人还是没有改口。


  萧景琰还是相信了他。


  为什么不呢?他看到那个人眼里的期待与肯定,他想。他走上那个高位,就能重查赤焰旧案,为皇长兄、为林帅、为林殊,更为了枉死的七万赤焰忠肝义胆。


  他开始参与夺嫡了。他也开始发现那个人与小殊的共同点。


  我想,扪心自问,当如此多的线索摆在眼前,景琰会不会有一瞬想到,那个人就是林殊。应该是想过的吧。


  可你让他怎么相信,十三年前,那个跳脱活泼少年意气的林殊,会变成如今身体孱弱心思似海的梅长苏。


  他做了太子。他为赤焰军与皇长兄翻了案。他也知道了那个秘密。


  我总是想,萧景琰知道梅长苏就是林殊之后,心头会不会一颤,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可他没有,他伏在母亲膝头恸哭,说的是“我为什么没有认出他来?”这就是景琰的善良之处吧。他理解小殊的理由,理解一路走来的无奈。他只怪自己。


  霓凰郡主说过一句话,私以为很对,“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



  太子监国,不能亲征。梅长苏请兵出战,自言身体已无大碍。我不知景琰对这句话信了几分,就他最后城头亲眼看着大军出城的神情来看,他应该是有怀疑的吧。


  可他拦不住,他也不想拦。林殊想做的事情,他只会在背后支持他。


  仔细想想,他厌恶梅长苏么?


  当然不。当所有人都是因为梅长苏是林殊这个前提,才对他如此相信的时候,只有萧景琰是真正看到了梅长苏这个人。他尊称他为“苏先生”。


  为什么他不想拦?


  因为梅长苏想变回林殊。


  对萧景琰来说,无论是梅长苏还是林殊,他们都是一个人。是那个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挚交好友,是那个他坚信了十三年的信念知己。


  萧景琰这个人啊,长于青砖黛瓦、深沉如海的宫墙之内,身着缓带轻裘、锦衣绫罗,却从未沾染权力的半分污秽。永远善良,永远拥抱一颗赤子之心。



  苏靖两个人,无论是作为挚交好友,还是作为情意缱绻的爱人,全都完满了我对于世间感情的幻想与理解。

 

  对他们两个人来说,责任,是不可能放弃的事情。最后一役,梅长苏不止因为自己的原因才从容上阵,保家卫国,本来就是他的责任;登基称帝,萧景琰不止因为要为无辜枉死的人翻案,建立一个河清海晏的大梁,本来就是他的责任。


  当一切全都尘埃落定,阖上书卷,他们都淹没在世间与历史的洪流里,唯有二人永远怀抱的赤子之心,总在心头跳动。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小瑶倾国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