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瑶倾国倾城

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流氓作者

【楼诚】元旦贺文小段子

快到元旦啦,写个小段子甜一下,大家新年也要快快乐乐一起萌楼诚呀~

时间线已死,不要问我

故事线已死,同样不要问我

一切的ooc和bug都属于我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明台要来巴黎过寒假。
平地一声雷,震惊了好好坐在沙发上等阿诚做晚饭时,接到大姐电话的明楼。
挂掉大姐电话,明大教授飘飘然的来到厨房门口,对着洗手做羹汤的阿诚说:“咱家小少爷要来过寒假了。”
明诚正在拿碗的手一滑,差点打碎那个两人一起在巴黎逼仄潮湿的小杂货店里淘来的明大教授一见钟情的青瓷碗。
“这次来这么早?”明诚抓紧了碗边,放到橱柜门里,来到厨房门边听明楼讲大姐的旨意。
“国内形式不好,学校干脆就早放假,让这些年轻人在家好好呆着。大姐怕明台没了正行,就想着送到巴黎来,我们看着也好放心些。”明楼解释道。
阿诚顿了顿,红了耳根,问:“那让明台住楼上?”
其实他本来想问,明台发现他们俩现在的关系怎么办。可是碍着含蓄的性子他换了问题。
明楼似乎猜出来他的未尽之意,调笑他说:“就让明台住楼上吧,怕他晚上睡不好。”
阿诚回头,眼里是羞涩笑意,脸上是无奈之色。
二人在厨房门口对视好久,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交流。热恋里的人啊,可能眼睛里只容得下彼此。
明楼看了一会儿脸上绯红的年轻人,抽了抽鼻子,闻到一股糊味。
阿诚猛然想起:“哎呀,我的红豆汤!”

这是明诚还没有修炼成明长官身边那个包办一切的贴身秘书的时候。

2
明台到巴黎的时候,晴空万里。
出了机场,被大哥接上车回公寓的时候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抱怨大姐看他看的严,抱怨学校的功课不好做,抱怨上海如今的局势动荡,直说的口干舌燥还没得到大哥的一句回答。
明台疑惑:“阿诚哥呢?”
明楼开着车,不好回头,就直视前方回答:“你阿诚哥在家里给你收拾房间呢。”
明台和阿诚一起长大,关系亲厚。阿诚跟随大哥来到巴黎,家里连一个能和他一起玩的人都没有了,明台甚为想念。
“那为什么不让阿诚哥来接我,大哥在家里收视房间啊?”明台愤愤不平。
明楼从车子的镜子里斜睨他一眼,说:“我来接你不好吗?你阿诚哥还要去买菜给你做接风宴呢。”
“大哥不能做饭么?为什么只让阿诚哥做?”明台反驳。
明楼理所当然的说:“君子远庖厨。”
明台震惊,他没想到大哥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
在后座上小声嘀咕:“阿诚哥,听起来真像小媳妇。”

呐,明台,你到巴黎的第一天就真相了呢。

3
明台带来的大包小包里,除了他的衣服行李,剩下的有大姐让明台带给明楼的留在家里的书,带给阿诚的各式各样的衣服,甚至还有家里腌的酸笋。明家大姐明镜怕弟弟们在外面吃不惯,特地做了好大一坛让明台捎着。过飞机安检的时候,那坛酸笋差点让明台被法国人当做恐怖分子抓走,明台好说歹说才让他们相信这是食物,还破开口子给他们尝了一点。法国人表示这个很好吃,又要走了小半坛。绕是如此,这些东西也够兄弟三人吃一个冬天。
明台扯着大包小包下车,明楼去开门也不帮忙,明台在后面大声说他大哥是资本家,压榨普通人民血汗,引得隔壁浇花的老妇人张望。明楼和邻居打了招呼,又介绍了明台以后要住在这里,请人家多多关照。老妇人见明台模样俊俏,便和明楼攀谈起来。
明台的法语只达到能看懂的地步,要他听明白老妇人夹杂着浓重口音的法语是在是强人所难了,所以就一直在一边点头微笑。
阿诚买完菜回来,正看到兄弟二人站在门口和邻居闲聊。
明台注意到阿诚,大叫一声扑到他身上,像小狗一样兴奋的转圈圈,又给他展示大姐让带来的酸笋。阿诚哭笑不得,心里却温暖,这个年代里会担心你离家在外能否吃惯的人,大概只有家人了吧。
兄弟三人辞别老妇人时,明台以阅尽天下言情小说而练就的五千法语单词背诵发誓,听到了一句“amour”。
Amour,爱情,爱人。
明台以为自己听错了,晃了晃脑袋,没在意,转身打完招呼就进屋去了。

有的时候,不要怀疑你的外语词汇量。

4
阿诚在厨房做饭,明楼带着明台在楼上参观房间。
明台的房间是原来阿诚的画室改的。房间里有一扇特别大的窗,向着街道。打开窗子,阳光就铺到地板上,映得屋子里光亮亮的。明楼看着窗子,想起了之前这里还是画室的时候,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明台年纪小,喜欢活泼跳脱的事物,窗台外面还有一棵滕蔓,爬在床棂上,虽然是冬天,植物依然是绿色的,反而显出无限生机来。
明台看着房间,欢喜的不得了。明楼和他说将东西收拾好了便下楼帮阿诚做饭。明台满口答应。
明楼来到厨房,看阿诚站在锅子前没系上围裙,就拿过一边的围裙帮阿诚系上
阿诚躲开他的手,怕明台突然下楼,挣扎着要自己系。
明楼不容有他的把阿诚揽过来,亲手系上小小的围裙,在他耳边说:“小东西哪有这么快,你看着吧,不到叫他吃饭,他是不会下来的。”
阿诚反驳道:“明台舟车劳顿,就让他歇一歇吧。再说了,就算他现在不下来,以后也要注意啊,说不定就被小东西发现了。”
明楼叹气:“都是让你和大姐把他惯坏了。”
阿诚笑的像个狐狸,挑眉问:“只有我和大姐?”
明楼放开他半抱着的阿诚,帮着择菜。阿诚在一旁偷笑,心想明大教授终于放开了他那套“君子远庖厨”的理论,然后做起饭来。
巴黎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撒在空无一人的大厅,安静的甜蜜。

明大教授,请享受这最后一点没有弟弟打扰的恋人时光吧。

5
晚饭做好了,阿诚上楼叫明台吃饭。推开门见明台蜷在一堆衣服里睡着了,就走过去推醒他,叫他起床。明台想继续睡,撒娇不起,挂着阿诚身上,被开门撞见这一幕的大哥一声就叫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洗漱吃饭。
明台下楼,看见一桌子平常在上海家里才能看见的菜色,撒欢的去拿了碗筷,迫不及待的请明楼和阿诚入席。
三人依次坐下,明楼和阿诚动了筷子后,明台才夹菜。
明台没想到,阿诚哥到了巴黎之后手艺这么好。明明在家的时候还什么都不会呢,一定是大哥从不下厨,把阿诚哥逼成这样的!明台这样想着,看向他大哥的时候,脸上就带了愤愤之色。
明楼是什么人?每天在他眼皮底下过的学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更别说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弟弟。他抬眼一看就知道小家伙又在想什么,清了清嗓子,说:“明台,你今天刚到就不用忙了。从明天开始做饭,你和阿诚一人一天。”
明台悲愤的大声叫:“大哥为什么你不做?!”
明楼比他还大声:“我是大哥你是大哥?!吃完饭去把碗刷了!”
阿诚在旁边默默笑着吃饭看戏,不声不响。

像从前在家里一样,只是没有大姐。

评论 ( 1 )
热度 ( 67 )

© 小瑶倾国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