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瑶倾国倾城

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流氓作者

【苏靖】知乎体:有一对很酷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体验?

知乎体,第一次写,算是个脑洞的合辑

有一点上次“浮云散”的剧情,不过不影响阅读

大概ABO设定,但是只在孩子方面

感谢灵子给我小孩子名字的授权@灵子【然而我不会艾特人】比哈特

感觉庭生被我写崩了...在我心里,庭生真的是个很聪明很厉害,静水深流的人啊T^T







有一对很酷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体验?

萧庭生,今天也被先生和父皇闪瞎眼了呢科科

2333赞    @是阁主不是合鸟主、 @穆府第一帅、 @三姓之子、 @豫津不做浴巾   表示赞同

谢邀

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来@我。
毕竟,像我这样的家庭出身也很少了【摊手】

本来还想着匿名,但是考虑了一下,觉得并没什么卵用,一定会被人扒出来的,所以,就公开回答吧。
如果先生要罚我的话,请诸位帮忙求求情。

我的身世我想就不用介绍了,大家少时考试的时候,应该都没少吐槽我们家。

我的先生,也就是当朝太傅梅长苏;
我的父皇,也就是当今圣上萧景琰。

他们俩的传奇事迹想来大家也都比较了解,就不一一赘述了,我在这里主要讲一点家事。

我父皇是个坤泽,但是我不是父皇的孩子,我是已故大梁祁王萧景禹的儿子。严格意义来讲,我应该叫他叔父。十二岁那年,父皇将我接出掖幽庭,放在身边接受教导至今,大事小情无一不为我打算。

父皇登基后,先生假死归来,他们俩个闹了好一阵子别扭。

于我来讲,先生做的不对,假死三年又重新归来,他可曾想过这三年间父皇的心情?

我这个做小辈的本不应该对长辈如此无礼,可当我得知先生尚在人世的消息时,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狂喜,而是怨怼。

先生归来之时,尚住苏府。

琅琊阁少阁主蔺晨与其同住。

就是这位少阁主,先生的知己好友,闯宫问我,何为情深不寿。

我默然许久。

在新年夜宴上我灌醉了父皇。后来,他们就和好了。

他们和好之后,我才发现我是真的...太年轻。
这是一场闪瞎人眼秀恩爱的开始。

比如说,父皇虽是坤泽却行伍出身,身体康健;先生虽是乾元却身体孱弱。皇祖母医女出身,颇通岐黄之术,平时为父皇先生送药膳,都是只送一份,我一直很奇怪。那天下朝,我跟随先生回书房,看见父皇带着高公公一起在书房等侯。我以为是来寻我,就兴高采烈的冲上去围着父皇说话。先生把我拎开,看都没看我一眼,揽着父皇的腰进了房间。

我站在门外是一个大写的懵逼。

高公公见我发怔,劝我回宫休息。我偏不,推门就要进书房,忽然瞟到高公公意味深长的眼神,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父皇和先生坐在桌边,拿着药膳你一口我一口的互相喂起来。

我现在摔门出去还来得及么?

突然明白了高公公的意思。果然姜还是老的辣_(:з)∠)_

父皇差人叫我,待会回来再说。

---------------我是回来的分界线-------------------

关于评论区的问题:

新年宴饮,将父皇灌醉后,他没有处罚我。他本来是想的,被先生拦住了。

问他们俩怎么和好的。一个喝醉了的坤泽还能怎么和自己的乾元和好?你仿佛在逗我笑。

问我弟弟妹妹问题的,我接下来正要说。

药膳事件过去不久,父皇就发现怀孕了。从此,先生就再无心我的学业,我就被彻底放养了【小S冷漠】

先生先是从廊洲请来了晏大夫,又遣飞流哥哥不远万里请来琅琊阁少阁主蔺晨。江左盟的药品补品流水一般送往宫中。

父皇怀孕之后,整个人都温柔了许多。从前的父皇,亲近却威严,大概是原来旧案之故,处世总有种淡淡的疏远。怀孕之后,脾气变得温和了不少,不会再整夜批阅奏折,不会再将事情放在心里逼迫自己。其实,这些都是先生回来之后的改变,不过孕期使它们变得更加明显。

一个征战沙场多年,为前朝冤案洗雪的皇帝,终于流露出一点他坤泽的天性。温和,缱绻。

我一直非常敬仰父皇。不仅因为他将大梁治理的河清海晏,更因为他为坚持十三年的真相可以做到如斯地步。祁王是父皇长兄,赤焰军少帅林殊是父皇有婚约的乾元。一个是人称贤王的皇长兄,一个是纵横往来有不败之名的少将军。年少时期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却突然遭遇几近灭顶之灾,为了自己坚信的真相却甘愿被放逐多年的皇子。扪心自问,如果是我,我做的不一定会比得上父皇的一半。不过好在,我不必。

皇祖母为弟弟妹妹取好了名字,怀信和怀瑾。

如今,怀信和怀瑾也都六岁了。

六岁的孩子,正是黏人的时候。且不说在父皇寝宫横冲直撞,单是爬树下河就调皮得很。

父皇对他们两个十分严厉,先生倒是温柔。闯了祸跑到先生身后一躲,父皇也没了办法。

闲谈时说起此事,父皇质问先生为何不对两个孩子严加管教,先生满脸笑意的说:“他们两个和你小时候这么像,我哪里舍得?”

父皇脸红。

我遛了出去。

先生这个人啊,智多近妖,深不可测,我是很怕他的。谈笑之间杀伐决断的气质让人不寒而栗。可偏遇到父皇,似是一潭春水吹开波澜。大概每个人都有死穴吧。

乾元的占有欲很强。我不止一次的好奇过,前朝少将军林殊与父皇有过婚约,又相伴相携一起长大,先生心中难倒真的没有一丝龌龊?

曾经旁敲侧击的问过,先生和风霁月笑的甚是满足。他说:“天意弄人,往往不随人愿。以心换心,以情还情。”

似乎什么都说了,似乎什么都没说。

我也就不再问了。



我的父皇和先生两个人啊,经历了生死才得以相守后半生,他们有大梁,有我,有怀信与怀瑾,有许多许多。我从未见过像他们一样满怀赤诚的人,也从未见过像他们一样珍之重之的感情。

有一对很酷的父母,大概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足够好、足够优秀。等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是他们那样子的人吧。

编辑于大梁永宁年间元月 先生抽考前夜

评论 ( 6 )
热度 ( 152 )

© 小瑶倾国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