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瑶倾国倾城

没谈过恋爱的傻白甜流氓作者

【麦雷ML】潜规则(娱乐圈AU)

【一】各怀鬼胎的晚上

娱乐圈衣香鬓影、纸醉金迷,却也有面带杀气、刀光剑影。这个圈子里的战争通常是放在台面底下的,放在充斥着烟草、酒精和甜点的宴会上,放在受千万人追捧的明星和手握一方财权的商人官员共同参加的派对上,放在伦敦市中心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床上。

Greg觉得今天自己要栽了。

一个小时前,经纪人通知他来见自家娱乐公司的大老板。他当时正端着香槟在杀青派对上和人聊天。今晚银灰色的西装很衬他的发色,经纪人挑的桃红色领带意外的没有那么轻佻,显得整个人俊俏又挺拔。因为喝多了香槟而睁得大大的榛色眼睛,被舔舐的过于红润的唇瓣,笑起来牙齿细白,神情狡黠。任谁来看,都会说Greg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岁数,带着还未被现实磨平棱角的青涩少年气,是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少爷,哪里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年近三十的样子。

可格外“年轻”的Greg,现在却遇上了大麻烦。他醉意微醺、衣冠楚楚的拿着刷开套房的门卡,站在自己公司老板大开的总统套房门前,看着那个刚刚洗完澡只穿了黑色浴袍在窗前倒酒的男人。

Greg觉得自己头皮瞬间炸开,有电流顺着他的脊梁快速的流向全身,让他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这是潜规则,明显的。

今天要栽了。

“它的颜色活像个包装上的蝴蝶结。”Greg记得宴会开始前自己的抱怨。

所以这才是经纪人今晚非要挑这条桃红色领带的原因?!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待拆的色情礼物?!
之前不是没有人对他或直接或委婉的提过这种要求,他也都谢绝了。但把房卡派人硬塞在自己手里的,这是第一个。眼前这个人是自己娱乐公司的老板,贸然拒绝没有好果子吃。Greg不敢轻易反抗。

Greg Lestrade是个三线小演员,名不见经传的那种。出道十年,作品乏善可陈,电视剧里永远的男三,饰演一系列无关紧要的角色,例如女主的兄弟、男主的跟班、男女主共同的朋友,甚至连片尾字幕的名字,都是观众受不了早早换台的中间偏后位置。从前过得艰难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放下身段,可他脾气太倔性子又急,根本做不出来这种事。Greg虽然没什么名气,好在有张好皮囊不缺戏拍,现在生活过得也还不错,至少不用为了赚钱而出卖身体。

不,不要误会。Greg Lestrade先生不是弯的,更准确一点来说,他是个双性恋,男女皆可,左右逢源。

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毫无障碍的接受被公司老板潜规则这件事。谢谢,他虽然想赚钱,但还是有最基本的羞耻心好吗。

他偷偷的掏出手机,在背后盲打短信:“速来。”

上帝保佑能看得懂。

门里那个男人看起来很惊讶,Greg天马行空的想,被我惊艳到了?这也难怪,今晚经纪人为了宴会好好的把我打扮了一翻。等等,也许不是因为宴会?

桃红色领带真的十分委屈,经纪人先生强迫Greg戴上它是因为这是时尚大牌最新推出的单品,今晚就指望着它为Greg Lestrade拿下代言呢。经纪人先生在宴会开始前也从没想过要让Greg接受老板的潜规则,这条领带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礼盒上的包装”。从时尚大牌到礼物包装,其中的大起大落简直像是一个关于人生的隐喻。

经纪人先生其实也挺委屈。刚才在宴会上,三十七楼那个漂亮的女秘书派人来和他说老板要见Greg,还在他手里塞了一张房卡并且暗示性的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男人间心照不宣的笑。他有点发愣,回头看向还在和人聊天的Greg,攥紧了手里的房卡走向他。短短的一段路程,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他刚刚进入这个业内炙手可热的娱乐公司,尚未占位脚跟,手下也不止Greg Lestrade一个艺人。老板要见谁不是他能置喙的,这张房卡肯定要给Greg。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规劝,最好不要让大老板扫兴,不如先观望,走一步看一步。这样也算对Greg仁至义尽。毕竟可不是人人都能爬到老板床上去的。

Anthea,三十七楼那个漂亮的女秘书,正因为公司最近的并购案向专业人士咨询而脱不开身,她叫来财务经理,将老板交待的事吩咐他去办,并把房卡给了他。Anthea小姐在心中默念,对不起,老板,我真的太忙了,请原谅我稍微偷个懒吧,而且他看起来没那么蠢。再说,就是去给个会议室的房卡,能出什么岔子?她一边和专业人士咨询并购案,一边看着“没那么蠢”的财务经理走过去和Greg Lestrade的经纪人握手交谈,还眨了眨眼。万能的女秘书Anthea小姐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又将心思投入到并购案的谈话中来。

楼下的众人各怀鬼胎,楼上的两人面面相觑。

Mycroft有点发愣的看着门口的那个人,天才的头脑罕见的卡了壳,瞬间演绎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原因,也演绎出门口那个人的想法。

额头上有汗,焦躁而害怕;脸上透着红晕,应该在楼下喝了不少酒;他真好看,比照片上更加招人喜欢;瞳仁晶亮,呼吸稍快,有生气的情绪;今晚的礼服很衬他,显得更加挺拔;啊,他的手放到背后去了,应该是在发短信求助,困兽之斗。

他以为这是一场潜规则?有意思。不过是Anthea派人拿混了会议室和套房的房卡,过于发散的联想能力。
Mycroft挑了挑眉,准备露出一个礼貌而客套的微笑。
任由Mycroft心思绕了千百个弯,不如Greg的一记直球。

“先生,你想和我上床么?”

气氛微妙的停顿。

Mycroft没忍住,漏出了一句:“嗯?”

Greg笑开了,想着不如主动出击,便进屋阖上了门,但没彻底关死,为自己的求助短信留了一条小缝。他走到窗前,拿了Mycroft倒的那杯加冰威士忌坐在沙发上。一只脚踩在茶几上,小口小口的喝掉了酒,抚慰自己紧张的快要打结的胃。

香槟和威士忌混合真是够劲儿,Greg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脑子发沉。

他的作战方针是先虚与委蛇,再见机行事,实在不行,他有可能指望一下他的那个不是特别靠谱的后备计划。
Mycroft不得不承认,他动摇了。原本这只是一场正经的两个成年人在会议桌旁的谈话,现在却演变成了一个误会影响下无意识的单方面色诱。

或许一个事实上的潜规则更有帮助?

Mycroft没有直接承认或直接否认那个尴尬的问题,他只是态度暧昧的坐在了沙发上,坐在了Greg身边,浴袍带子就搭在Greg手上,被Greg拿在手上绕来绕去的玩。
Mycroft安静的看着黑色的浴袍带子在Greg被灯光照耀的过分白皙的手上跳跃,觉得心跳跟着Greg的手忽上忽下。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两个人一起沉默,只有空调和浴室里的排风扇微弱的运行声。

Greg手上都是水,他分不清楚到底是自己手心一直在出汗,还是杯子外壁上的水汽。他坏心眼的把水全都抹在了对方的浴袍上,幼稚的带有一点打击报复行为的恶作剧在他抬头望见一双深沉而带着探究意味的蓝眼睛的时候便停止了。

他喝的太多了,香槟和威士忌混合的后劲让他脑子发懵,理智已经被抛到天边去了。他凑上前去,想要抚摸那蔚蓝的天空。

Greg用力的眨眨眼,解开西服扣子,扯松领带,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是错觉吗?他好像靠近了?

Greg的头抵上了对方的头,为了看的更清楚一点,他起身让双膝着力跪在沙发上,身体悬空在对方身上。

Mycroft的手穿过银灰色的西装扶住他的腰,不知是怕他掉下去还是为了将他拉的更近。

目光一寸一寸的向下滑,都落在对方的唇。

Greg觉得莫名的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

他好像忘了点什么事。

Greg靠的越来越近,感觉到他的呼吸和对方的呼吸交融在一起,热气扑在脖颈上,脑袋更加混乱。唇上若有若无的触感弄得他心里发痒。

他绝对忘了点什么事。

“碰!”门被大力推开,他的后备计划闯了进来。

是的,他忘了点事。

可还来不及懊恼,Greg听见旁边的人叹了口气,用一种遗憾又无奈的语气叫出了他后备计划的名字:“哦,Sherlock……”

评论 ( 21 )
热度 ( 108 )

© 小瑶倾国倾城 | Powered by LOFTER